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第37章 秃了毛的大黑狗

小说: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1-07-13 20:45: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杨凡脸色难看,阎七的话让他心中很不平静。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整日都背着那不干净的东西。

  望着脸色阴沉的杨凡,阎七摇头叹息。

  “别浪费时间了,他就在你背上趴着,半个月时间若是不能摆脱他,他很可能就真的就附上身了。”

  “多谢相告。”杨凡向着阎七抱了抱拳,随后离开了。

  走出院落之后,老槐树下面那秃了毛的老黑狗又开始冲着他吠叫。

  杨凡心中一动,回头道:“阎老伯不必相送,这秃毛狗借我用几天。”

  说着,杨凡伸手解开了秃毛狗的绳索。

  在杨凡的淫威之下,这秃毛狗接连呜咽,不敢在乱吠。

  阎七眼皮跳了跳,道:“你若喜欢,带走便是。”

  “多谢。”杨凡再次抱拳,牵着秃毛狗离开了。

  “杨大胆那混蛋不是让他儿子考功名吗?怎么又回来继承他那个扎纸店啊,这下好了,还没到晚年,就直接沾染了不详,不知道他能不能扛过去。”

  阎七叹息,“可怜了我的黑狗。”

  杨凡牵着秃毛狗一路回到了店铺。

  他打开店铺,将那秃毛狗带进店铺之内。

  那秃毛狗开始不安,焦躁,冲着店铺四周开始吠叫。

  杨凡脸色阴沉下来,看来这店铺内还不干净啊。

  他自身上取出一瓶粘稠的液体,用手蘸了蘸抹在眼上,暂时开了天眼。

  望向店铺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让他心中咯噔一声,他望向背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想必是自己这天眼级别太低了。

  突然,他望向纸人,只见四个纸人肃立在角落里,对着他笑。

  “笑屁笑,看看我背后有什么?”杨凡没好气道。

  随后转身,将背部面对纸人。

  纸人没有反应,但杨凡似乎感觉到他们身上有杀气隐现。

  他们能看到?

  杨凡转身,望向纸人,从纸人的反应来看,他们似乎是能看到自己身后的东西。

  想要出手,但却怕伤到自己。

  “汪汪汪……”此时,秃毛狗还在狂吠。

  杨凡望去,那秃毛狗尾巴一夹,赶紧窝在门后,发出低微的呜咽声。

  “我身后是不是有东西?”杨凡望向纸人,凝重道。

  四个纸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

  “玛德,竟然趴在老子身上这么久。”杨凡心情烦躁,忍不住低骂。

  他转身出了店铺,进入王大头的包子店。

  “王大哥,以后每天早上给我送十个包子,就放在我的店门口就行。”

  杨凡说着,拿出一两银子,塞进对方手中。

  “兄弟,你要干啥?”老王满脸疑惑。

  杨凡没有解释,他此刻没心情说那么多,转身离去了。

  “兄弟,这银子有点多啊。”

  杨凡头也不回,根本就不理会对方。

  “这杨凡是怎么了?”

  王大头掂了掂手中银子,随后摇了摇头。

  杨凡回到店铺,直接将停止营业的布条挂在门上,关了店门。

  随后,他翻箱倒柜,在杨大胆的遗物中找到了几张符箓,贴在自己身上。

  他知道,此时的他唯有自救。

  如今那东西趴在自己身上,纸人不敢出手。

  自己只要能将他震得离自己身体三寸远,纸人应该就有把握出手。

  所以,他必须要让自己体内的阳气更加旺盛。

  血气滚滚,自然不惧这些魑魅魍魉。

  想到此处,杨凡盘膝坐在床上,开始默念太阳经。

  太阳经很霸道,是扎纸匠先辈为了摆脱短命弄来的。

  最适合阴门之人修炼。

  随着杨凡默念太阳经,他体内有一股热流在四肢百骸间流动。

  那似乎是一股气流,蕴含着浓郁的阳气,在体内游走一周天之后,全部汇聚在他的左肩处。

  在他右肩之上,一盏灯在他血肉间燃烧,煅烧着所有流到此处的血气。

  杨凡非但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感觉暖洋洋的,很舒坦。

  所有被那盏灯煅烧过得血液,阳气似乎更加浓郁了。

  这盏灯,便是杨凡点燃的人体第一盏灯,这是个开始。

  只要他能将三盏灯全部点亮,便能踏入修炼者第一个境界,燃灵。

  一旦踏入燃灵,他便超越普通人,自身阳气自然旺盛。

  杨凡盘膝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从来没有哪一刻让他有此刻这般急切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有纸人,哪怕自身弱一点,只要有纸人在,恶鬼自然不敢近身。

  但他现在明白了,哪怕有纸人,自身也要强大,要不然万一有个意外,便将万劫不复。

  就比如这一次,若不是那天生阴阳眼的阎七相告,自己恐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鬼上身了。

  就这样,杨凡陷入了修炼中。

  每天早上,纸人都会自店门口带回吃的,将那些包子扔给脱毛狗几个,剩下的放在了杨凡的身边。

  就这样,过去了三天。

  三天来,秃毛狗并没有在叫,而是盯着那四个纸人。

  四个纸人也面露诡异笑容,盯着秃毛狗看。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相互看什么。

  但到了晚上,四个纸人却动了,其中两个纸人起身,立于杨凡内屋门口,守着杨凡。

  另外两个纸人,竟然解开了那秃毛狗的绳索,拉着它走出了店铺。

  杨凡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炼中,左肩越来越炙热,恐怕要不了多久,那盏灯便能点亮。

  此时,街道上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

  萧瑟的阴风刮过,传来微弱的悲鸣声。

  似有冤魂在远处哭泣,声音被阴风吹来。

  此时,两个身穿玄服,头戴官帽的纸人出现在街道上。

  在他们身后,还牵着一条狗。

  借着两旁挂着的灯笼,可以看到,那是一条秃毛狗。

  两个纸人面部失真,弥漫着诡异的笑容,牵着秃毛狗顺着街道往前走去。

  肆虐的阴风刮得纸人的纸身猎猎作响,但却没有丝毫损坏。

  秃毛狗很安静,一声不吭,跟在两个纸人身后。

  所剩无几的黑毛被阴风刮得左右摇摆。

  他鼻子不停地嗅着,突然,它停了下来。

  冲着街道一侧的一个胡同狂吠两声。

  两个纸人脚步一顿,牵着秃毛狗转身进了胡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