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第33章 斩首示众

小说: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1-07-11 19:3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夜的青幽城格外深邃,上空一个黑色鬼脸狰狞无比,阴气缭绕。

  他就这么俯视着青幽城,浓郁的阴气形成阴云,黑压压一大片,将整个城池都笼罩。

  这等景象,普通人根本看不到,只感觉心中压抑,莫名恐慌。

  此时,杨凡带着纸人已经进城,望着街道两旁散发幽光的灯笼,杨凡深吸一口气,向着自己的店铺走去。

  西丰山之上的事他不知道如何了,但杨大胆说不让他插手,他便没有插手。

  而是回到店铺内,关上了门。

  望着那四个明显又强大几分的纸人。

  他的纸人真的会修炼,而修炼过程,便是与恶鬼战斗。

  仿佛可以汲取经验,强大自身。

  但有一点他不明白,明明属于阴暗的武功剑诀,怎么他们施展出来却至阳至刚,璀璨绝伦。

  杨凡慢慢研究,最后发现,原因出在他身上。

  他自从修炼太阳经之后,整个人阳气旺盛,血气滚滚。

  因此,他刻在纸人身上的武功也自然蕴含着阳刚之气。

  杨凡眨了眨眼,也就是说,日后纸人什么样的武功都能修炼了?

  这一夜杨凡都没有睡。

  天快亮之时,青幽城外来了大队人马,皆是官府之人。

  他们来自周山府,被调过来彻查当年方员外之事。

  整个青幽城都不平静了,众人皆大惊失色。

  如今青幽城诡异四起,官府不想办法驱鬼,怎么竟然调查起这一桩几年前的案子了?

  但有明白人却心中颤抖,难道最近这段时间的诡异事件,是方员外化成恶鬼回来报复了?

  此时,太守刘全正在小妾的床上翻滚,突然被门外的一道声音扫了雅兴。

  “太守,不好了,府城来人了。”

  刘太守脸色阴沉,大骂道:“有什么事等我整完再说。”

  “太守,等不及了,他们就在衙门内等着您呢,来势汹汹啊。”门外的手下开口道。

  闻言,刘太守提上裤子自小妾身上下来,低沉道:“知道了。”

  “老爷,还没整完呢?”

  “还整个屁,晚上再来收拾你。”

  说着,披上官服,带好官帽向着房间外走去。

  这些事情杨凡并不知道,他一夜都在修炼,经过一夜默念太阳经,他左肩之上的那盏灯越发炙热,似乎随时都能点亮。

  清晨,杨凡打开店铺门,只见街道上行人匆匆,似乎都在向着城外涌去。

  “老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杨凡随便拉住一位中年,开口问到了。

  “小兄弟,你刚睡醒吧?”那大汉望向杨凡。

  “是啊!”

  “青幽城发生大事了,太守刘全,以及城内十几个大家族的族长及主要负责人全部都要砍头了。”

  那大汉兴奋道:“据说是因为几年前方员外家的一个案子,周山府来了使者亲自审理这件案子,只用了一个时辰,案子便破了。”

  闻言,杨凡心中一惊,没想到紫月他们行动这么快。

  其实这案子不用审,方员外定然记得清楚,只要按照他说的抓人就行了。

  当然,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

  那些个家主之类的都养尊处优惯了,根本就没有体会过大周的刑罚。

  押到牢内,大刑还没伺候,只是吓唬一番,全都招了。

  杨凡沉吟片刻,跟着众人出了城。

  城外三里处,一个巨大的战台搭建在那里,战台之上,几位身穿红马甲,头裹红巾的大汉站在那里。

  他们威武不凡,手持大刀,大刀雪亮,闪烁寒芒。

  杨凡心中一惊,不由深吸一口气。

  侩子手也是四大阴门之一,但这几人,明显是最普通的侩子手,并没有什么传承。

  而且,他们手中的刀戾气不重,也就是说,并没有杀过几个人。

  据说侩子手需要拜师,一般人根本就做不了侩子手。

  而且,每个侩子手杀到九十九人之后,便会退行。

  没有人敢去杀第一百人。

  因为,古有传说,杀人九十九,再杀便会沾染诡异,欠下自己难以偿还的阴债。

  但也有一种说法,只要杀人过百,并且扛过了诡异,手中杀人刀便可拥有神秘莫测的力量。

  而侩子手自身,也有莫大的好处。

  但从古至今,杀满一百人而扛过诡异的,少之又少。

  此时,在杨凡的观察中,那几名侩子手身上的杀气并不浓郁,显然并没有杀过太多人。

  其实这些人本应等到秋后问斩。

  但情况特殊,青幽城等不到了。

  为了尽快摆脱恶鬼缠绕,他们只得提前斩首。

  甚至连午时三刻都等不到了。

  等他们审讯完毕,抓来了所有人之后,便直接押到了城外的斩首台之上。

  “青幽城太守刘全,目无大周法纪,联合城内各大家族作乱,致使方员外一家惨死,家破人亡,判处死刑,今日斩首示众。”此时,监斩官立于战台之上,当众宣读斩首文书。

  下方众人皆脸色微变,他们都想起了几年前的那件大事。

  青幽城的大善人方员外,硬是被活活逼死,整个方家都家破人亡。

  如今终于水落石出了。

  竟然是刘全刘太守连同青幽城众多家族一起犯下的大案。

  怪不得当日城门处没有受到丝毫阻拦,原来是自己人啊。

  “你们说这怎么突然调查其这个几年前的旧案了?”此时,有人小声议论。

  “不知道,应该是有人将此事告到了府城吧。”

  “不太可能,那方家早就绝了,唯一的女儿也在不久前死了。”

  “我听说是因为最近城内接连出现的诡异事件,传说是方员外的魂前来报复了。”

  “真的假的?”

  “应该是真的,我有个兄弟在衙门当差,他告诉我,那府城来的虎贲校尉,似乎对方员外的事情很感兴趣……”

  随着众人的议论,刘太守等几十人被押上了刑台。

  “方员外,是你吗?”刘太守满脸恐惧。

  “当年之事,你怎么就不能放下呢?我已经将你葬在了青幽城外风水最好的地方,你怎么还是不肯放过我。”刘太守仰天嘶吼。

  那件事之后,他一直感觉不安,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但每每提起方员外,他都有种心虚的感觉。

  此时,报应终于来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