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第27章 你想害死老夫啊

小说: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1-07-11 19:33: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店铺之外那声大喝,陈敬万的脸瞬间苍白,没有丝毫血色。

  他今日一直小心翼翼,生怕冲撞了虎贲营的大人。

  但就在虎贲营的大人同意去他圣武堂看看之时,门外的声音响起了。

  竟然扬言要灭扎纸店掌柜三代。

  那可是虎贲营几位大人的救命恩人。

  就连太守刘全都对他毕恭毕敬。

  陈敬万感觉头皮发麻,这一声大吼,直接将陈敬万扔进了冰窖。

  让他瞬间通体冰凉,冷汗直流。

  他听出来了,这是他二徒弟白飞銮的声音。

  此人深得他的传承真意,不但拳脚练的厉害,更是传承了他的风格。

  只有我圣武堂欺负别人,没有别人能欺负的了圣武堂。

  今日,他的弟子真是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让他听得瑟瑟发抖。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弟子一声大吼吓成这样。

  感受到四周几人诧异的目光,陈敬万一张脸都快皱成了菊花。

  “大人……我……”

  嘭!

  陈敬万刚想开口,扎纸店的门瞬间被一脚踹开,强烈的阳光瞬间照了进来,几人皆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完了!

  陈敬万与刘太守心中皆忍不住咯噔一声。

  “真是给脸不要脸,既然你不想体面,那就别体面了。”

  此时,几道身影渡步而来。

  他们满脸冷笑,下巴微微上扬,藐视店铺内的几人。

  “呵,找了帮手了哈,但那又如何,敢惹我圣武堂……”白飞銮轻蔑一笑,开口说道。

  但话还没说完,突然看到了刘太守。

  只见刘太守脸色阴沉的站在那里,一张脸上几乎快要滴出水来。

  白飞銮脸色一变,声音戛然而止。

  “孽徒!”就在此时,一道大喝宛如炸雷般在白飞銮耳边响起。

  白飞銮望去,不禁差点吓尿。

  只见自己的师傅陈敬万竟然站在刘太守身后的角落里。

  师傅在青幽城也算是有头有脸之人,今日在这扎纸店内,师傅竟然排到了角落里。

  而太守刘全也只是比师傅前面一点点。

  白飞銮差点吓尿,刚才进来之时头仰的太高了,没有看清店铺内的情况。

  现在一看,不禁吓得蛋都揪到一块了。

  在刘太守与陈敬万身前,赫然是几位气质出众的青年男女。

  看他们的衣着,竟然是莽虎服,那可是虎贲营专属。

  虎贲营!

  难道真是虎贲营?

  他们怎么会在这扎纸店内?

  看那扎纸店掌柜的与他们并肩而战,一看这就是平辈而论。

  而自己这些人竟然叫嚣着要灭对方三代,这他娘的真是找死啊。

  噗通!

  圣武堂的两大弟子脸色惨淡,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误会,误会啊大人。”白飞銮连连磕头。

  他可是知道,今天一大早,师傅就出门寻找虎贲营了。

  希望他们能去圣武堂将那恶鬼揪出来。

  但现在自己竟然冲撞了这几位大人,若是因为此事虎贲营不再去圣武堂。

  那他可就犯下了大错了。

  他师傅指定饶不了他。

  此时,紫月脸色不是太好看,虎贲营几人脸色都不好看。

  紫月望向刘太守,低沉道:“刘太守,你这青幽城的治安可真是太好了。”

  闻言,刘太守脸色大变,冷汗直流。

  “哼!”此时,奔雷冷哼一声,瞬间冲了出去。

  他什么修为?燃灵四品,面对这些还没入品的圣武堂弟子,就宛如虎入狼群。

  在一阵惨叫中,这些人皆被他打断了一条腿,躺在地上嗷嗷惨叫。

  “师傅,我错了,救命啊师傅。”白飞銮痛呼,眼看着奔雷要再次对他施暴,不禁脸色大变。

  “闭嘴!”陈敬万怒喝,他大步向前,一巴掌扇了出去,直接将白飞銮扇到了店铺之外。

  “你要害死老夫。”陈敬万怒吼。

  “大人,小人门下弟子没有规矩,还请降罪。”

  紫月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望向杨凡。

  虽然杨凡曾经轻薄了她,但不知为何,看到有人想欺负杨凡,心中还是难免有怒意。

  “青幽衙门第一捕快武勇在此,何人敢在此行凶?”就在此时,店铺之外又一道声音传了进来。

  听到这道声音,刘太守神色一晃,脸色瞬间变了。

  他想怒喝,却被紫月一个眼神看得心中一颤,赶紧闭嘴。

  此时,所有人都望向店铺之外,望着那身穿捕快官袍的中年。

  那中年威武不凡,身后带着几个衙役,望着店铺之外躺在地上痛呼打滚的圣武堂之人,他脸色一变。

  他知道,太守爷与圣武堂师傅陈敬万关系很好,此时见到圣武堂弟子受欺负,他岂能撒手不管。

  “扎纸店的掌柜的,快快出来归案。”武勇大喝。

  杨凡乐了,今日这小小的扎纸店可真是热闹。

  虎贲营,衙门,圣武堂的人竟然聚齐了。

  “刘太守,你手下捕快也很不错啊,不问前因后果,就要直接拿人了。”此时,奔雷怒喝道。

  他脾气暴躁,本身就嫉恶如仇,如今看到这恶僚,更是火冒三丈。

  再加上杨凡是他的救命恩人,感激在心,岂会不怒。

  “大人息怒,下官知错,是下官管教不严,下官这就命令他们将这些违法乱纪之辈押入大牢。”

  刘太守满头大汗,说完此话,大步而出。

  “太守大人,您怎么也在这?”门外,武勇看到走出的刘太守,满脸吃惊。

  “将这些违法乱纪的贼人统统押回去,关进大牢,等候发落。”刘太守脸色阴沉,低沉道。

  “大人,他们可是圣武堂的弟子啊。”武勇脸色微变,提醒道。

  “我管他什么堂,只要违反大周律令,一缕重判。”刘太守气的差点骂娘,瞪着武勇大喝道。

  “太守,那圣武堂的陈敬万会不会……”

  “会你娘那个蛋,赶紧给老子闭嘴,你这捕头是不想干了吗?”刘太守须发皆张,一双眼睛瞪得跟牛蛋似的,气的手指都在颤抖。

  虎贲营的大人们都在里面,你这武勇真是不知死活,你是要害死我吗?

  “遵命!”武勇吓了一跳,赶紧应道。

  “将他们拿下。”他望着身后早已经惊呆了的衙役大喝道。

  顿时,几位衙役动手了,将那些圣武堂的弟子缉拿。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