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第12章 李家大小姐的坟

小说: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1-06-28 23: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青幽城外十里坡,葵花漫山,此地又称葵花岭。

  金色的葵花在朝霞的辉映下格外璀璨,微风吹过,荡起阵阵涟漪。

  杨凡推着木车到了十里坡山下。

  他四处看了看,见无旁人,四个纸人便自车上跳下。

  别看纸人木讷,但动作却迅捷无比。

  杨凡并没有立刻上山,而是带着纸人提上纸钱向着另一侧走去。

  他的老爹也葬在这片区域,不过不是葵花岭。

  乃是距离此地不算太远的西丰山,那里是风水宝地,据说埋着一位青幽城的大善人,方员外。

  杨大胆临死前,千叮嘱万嘱咐,一定要将他葬在西丰山。

  为此,杨凡也只得在那座山的山脚下找了一块墓地,将杨大胆葬在那里。

  没办法,此地风水太好,山顶都被官府把持着,太贵,杨凡没钱买。

  就连半山腰都被城内的一些大族买下了。

  哪怕是山脚下也不宽裕,杨凡几乎花光了杨大胆的所有积蓄,才在一位不知道是几道贩子的手中弄到了一块墓地。

  想到此处,杨凡不禁感慨。

  这人啊,不仅活不起,现在连死都快死不起了。

  西丰山距离葵花岭并不远,只有不到五里地,站在这个山头,便能看到那座山。

  很快,他便到了葬着杨大胆的山脚下。

  此地坟头众多,若不是都刻着碑文,有时候很可能就搞错了。

  烧个纸钱都能烧到别人家的坟头上。

  杨凡很快便找到了杨大胆的坟。

  一个不算太大的小土堆,坟前是一块劣质石碑。

  石碑两侧,则是两个身穿玄服的纸人。

  “老爹都死了两年了,怎么这两个纸人还如此坚挺?”杨凡心中奇怪。

  他平时除了清明以及老爹的忌日前来之外,根本没来过这里。

  但他每次来此,都能看到这两个纸人。

  纸材完整,没有丝毫破损,就连色泽也很饱满,没有丝毫褪色。

  两年来,风吹日晒,却没有损坏纸人。

  “老爹这手艺还真是好。”杨凡不由感叹。

  他用手触摸那两个纸人,只见材质之上很光滑,似乎是抹了清漆。

  杨凡没有过多在杨大胆的坟前停留,而是烧了纸钱之后,便离去了。

  葵花岭之上,遍地葵花,一座孤坟坐落其上,四周荒芜,坟头之上杂草丛生,遍地凄凉。

  杨凡到此之后,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

  李秀芳无后人,再加上是未出阁之女,更不能入李家祖坟。

  因此,她的坟头,并无人扫墓。

  “你也算是苦命之人,生前不如意,死后无人问。”杨凡立于她的坟前,喃喃自语。

  身后,四个纸人肃立,没有丝毫动静。

  此时,杨凡自身上取出一瓶液体,用手指蘸了蘸,随后抹在眼上,向着李秀芳的坟望去。

  她的尸体早就成了一具白骨,白骨之上,穿着已经腐烂的葬衣。

  杨凡刚想收回目光,突然脸色大变。

  他大步向前,盯着李秀芳的坟一动不动。

  “怎么会这样?”杨凡心中不安宁,这坟内的白骨,并不是女子的。

  骨骼粗壮,四肢发达,根本就不是女子的骨架。

  这是一个男子的尸骸。

  杨凡脸色大变。

  李秀芳的坟中竟然葬着一个男子,这太骇人听闻了。

  刘秀英的尸骸去哪了?

  杨凡心中不平静,这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

  他四处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更不是幻觉。

  大白天的,朝阳初升,阳气正浓之时,不可能会有鬼怪作乱。

  但事实便是如此,李秀芳的坟中,葬的是一个男人。

  他不可能找错坟头的,这葵花岭之上,只有这一座坟。

  这座坟内的亡人,被人掉过包。

  真正的李秀芳的尸骸不知所踪。

  此时,杨凡想起李员外的话,他说当日李秀芳魂魄回归李家告诉李员外,她似乎要去什么地方,有人在叫她。

  难道说,她的尸体也去了那个地方?

  杨凡不明白,他脸色凝重,此时不知道如何下手,便一直守着这个坟头。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天很快过去。

  杨凡一直坐在这座孤坟前方,静静地等待着。

  身后四个纸人肃立,守在一旁。

  渐渐地,夜幕降临,阵阵冷意袭来,杨凡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葵花岭之上有阴气弥漫开来,不只是此地,整个山间都被浓郁的阴气弥漫。

  这片山脉间本就多坟墓,阴气很重,夜晚更甚。

  杨凡四处观望,葵花岭之上除了阵阵阴气弥漫之外,再无其他异常。

  他站在半山腰,望向几里外的西丰山,只见西丰山上似有鬼火跳动,自漆黑的夜晚中格外吓人。

  他心中紧张,毕竟,自从青幽城有鬼怪作乱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夜晚进山。

  “呜呜……”此时,山间有细碎的哭声响起。

  不知在何处传来,似乎四面八方都有声音。

  杨凡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蘸了蘸手中玉瓶中的液体,抹在双目之上。

  他睁开双眼,望向四方,不禁脸色大变。

  只见四方有身影晃动,他们一个个阴气缭绕,脸色铁青,在山内漫无目的的游荡。

  四周宛如鬼蜮,所有的植被都消失了,就连那些葵花也消失不见。

  一座座坟头浮现在杨凡脚下,阴风四起,借着不远处那些鬼火微弱的幽光,可以看到丝丝缕缕的阴气在四周飘荡。

  杨凡猛然转身,见四个纸人依然站在自己身侧之后,他心中微微心安。

  但他好奇的是,城内之时,纸人见到那女鬼之后都是主动出击。

  但此时看到这么多幽魂,他们为什么纹丝不动?

  难道说,只有遇到害人的鬼物之时,他们才出手?

  杨凡眉头微蹙,他确实没有发现这些幽魂有什么害人的意图。

  对于杨凡,他们宛如视而不见。

  杨凡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些不是恶鬼,而是一道道执念。

  是哪些死去之人留下的最后一点痕迹。

  恰逢妖魔复苏,这些执念显化而出,化为幽魂,游荡在阴气浓郁的地方。

  杨凡深吸一口气,望向四周,竟然找不到哪座是李秀芳的坟了。

  “你在找什么?”就在此时,一道幽然的声音在杨凡耳边响起。

  他头皮一炸,猛然转身,不禁目光一缩。

  只见一位身穿锦袍的女子立于他身后,一动不动的望着自己。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