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第1章 扎纸匠

小说:扎纸匠:我的纸人暴走了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1-06-28 23:32: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山府青幽城,阴风四起。

  最近不太平。

  有不干净的东西出现在城内。

  此时,城门紧闭,城内阴风缭绕,荡起了片片枯叶。

  城内街道上,一盏盏火红的灯笼挂在两旁的店铺门前。

  在阵阵阴风中摇曳着,散发幽光。

  借着光芒,可以看到街道上丝丝缕缕阴气漂泊。

  “小庄,是这里吗?”

  逼仄的街道内,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与一位手提灯笼的年轻人走在街道上。

  “老爷,就是这里。”

  年轻人开口,指向前方的一间店铺。

  这是一间扎纸匠的店铺。

  门口摆放着几个纸人,在夜风中左右摇摆。

  彩色的纸人透着一股诡异,面露失真的微笑,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店铺门口,挂着两盏火红的灯笼,散发着幽暗的光芒。

  店铺内,一位脸色略显苍白的青年正在低着头扎着纸人。

  他身穿黑衣,面容俊郎,只不过脸色有点病态的苍白。

  他低着头,动作熟练,正在一丝不苟的扎着一个彩色纸人。

  青年名叫杨凡,乃是这间扎纸店的老板。

  他的老爹,是青幽城内的一个扎纸匠,以此为营生,讨口饭吃。

  因为常年赚着死人的钱,胆子也略微大一些。

  因此,附近邻居都叫他杨大胆。

  但两年前,杨大胆死了,这间扎纸店,便被他的儿子杨凡继承。

  老爹临死前,颤颤巍巍的指了指一个尘封已久的箱子。

  他告诉杨凡,这是他杨家的传家宝,他穷其一生都没有研究出名堂。

  在杨凡下葬了老爹之后,他搬出了那个箱子。

  上面早已经被灰尘覆盖,他打开箱子,在其内找到一本泛黄的书籍,还有一些古老的手札。

  一眼看去,便能看出这书籍颇有年份了。

  上面有四个大字:纸人通鉴。

  内容与书名一样,都是记载着各种各样的纸人。

  包括纸人的制作方式,以及运用方式。

  这让杨凡颇为惊讶。

  纸人能有什么运用方式,不就是拿到坟前烧了吗?

  随着他对这本书的了解,不禁脸色大变,连连称奇。

  原来纸人不止是用来烧的,它竟然还有大作用。

  可以用来驱鬼。

  这个世界是存在妖魔鬼怪的,这点杨凡知道。

  甚至他还经历过鬼打墙,后来是他老爹出手,他才得以脱困,现在想来,他老爹也不是凡俗啊。

  “小哥在忙啊!”

  就在杨凡胡思乱想之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出现在店铺之外。

  他猛然抬头,望向店铺外的一老一少。

  “两位客官,想要点什么?纸人纸钱,还是其他丧葬用品?”杨凡放下手中正在制作的纸人,站起身来。

  “小哥,我们什么都不要,只想请您帮个忙。”那老者向着杨凡抱了抱拳,开口道。

  “帮忙?我能帮你们什么忙?除了扎纸人,我什么也不会啊。”杨凡疑惑道。

  老者四处望了望,随后压低了声音道:“小哥,不瞒您说,老朽家中被脏东西盯上了。”

  闻言,杨凡脸色一变,他急促道:“这位老爷,在下也爱莫能助啊,您还是报官吧。”

  大周王朝强盛,而大周虎贲营便是大周针对一些魑魅魍魉设立的一个机构。

  专门应对那些诡异事件。

  “小哥,不瞒您说,我就算报官,他们也不一定相信,毕竟,没死人,他们不会管的。”

  老者说的是实话,你说你家被脏东西盯上了,但一没证据,二没死人。

  官府哪里有闲人管这档子事?

  这年头,诡异之事多了去了,没有闹出人命的案子,官府是暂不受理的。

  毕竟,一些大案都还没有破。

  在这等情况下,城内便出了一些旁门,他们或许有一点道行,又或者懂一些门道,总之,他们确实承担了城内驱除妖魔鬼怪的重任。

  官府对于此事并没有追究什么,甚至,他们还鼓励这等旁门之人,因为他们的存在,城内确实安稳了不少。

  而杨凡的老爹,便是城内的一位旁门,懂得驱鬼之术。

  不管灵不灵,至少有人信。

  而且报酬不低,要不然就凭这扎纸店的生意,也就混个温饱。

  哪有钱去让杨凡上私塾学习。

  杨大胆是想让杨凡考个功名,不再守着这座小城内的扎纸店。

  但在两年前,杨大胆死了,杨凡也只有继承这间扎纸店,讨口饭吃。

  “小哥,令尊在世之时,可是为街坊邻居解决了不少祸事,还请小哥不要推辞,报酬方面,老朽断不会小气,二十两现银。”

  闻言,杨凡目光一亮,二十两白银,这可真是不少。

  一两白银,省着点用,足够自己吃饱一个月。

  二十两白银,就算自己一年没生意,也不至于饿死。

  他不由打量这位老者,只见他身穿锦袍,雍容不凡,袖口还镶着金边,一看就是富贵人家。

  就连他身旁的跟班,也身穿上好丝缎,做工细腻,价值不菲。

  杨凡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

  “敢问老爷家住哪里?”

  闻言,那老者面色一喜,开口道:“柳林胡同,张家。”

  “原来是张员外,失敬失敬。”杨凡抱了抱拳。

  他听说过这个张家,在这城北也算颇有家底,掌管着几十间店面,城外更是良田几百亩。

  二十两银子,对于这张家来说,确实不算什么。

  “张员外请回,等到子时,我会过去。”杨凡开口道。

  “多谢!”张员外再次抱拳,随后向身边的随从使了使眼色。

  那随从会色,赶紧取出一个钱袋递给了杨凡。

  “小哥,这是十两银子,算是定钱,剩下的,等到了张府,一并给您。”

  “张员外客气了。”杨凡取出钱袋内的银两,放在口中咬了一下,嘿嘿一笑,收了起来。

  随后,两人离去了。

  杨凡心中犯起愁来。

  虽然他老爹是旁门之人,但他不是。

  不过他也听他老爹念叨过一些东西。

  后来更是找到了他老爹的一些遗物,那是一些记载着驱鬼方法的手札。

  他曾观看过,但也只是纸上谈兵,他并没有驱过鬼。

  但为了这二十两银子,他也是拼了。

  最后,他望向扎纸店角落内的两个小纸人,叹息道:“两位,今晚能不能赚到这二十两,就看你们的了。”

  onclick="hui"